2024短剧出海 “一夜暴富”还有可能吗?

dj23453

短剧爆火快进到2024年,行业生态分化更加明显。

从国内短剧行业来看,今年刚开年咪蒙团队打造的《我在八零年代当后妈》就在各大平台疯狂收割流量,仅用10天拍摄时间、8万元后期投入的成本,便换来日充值2000万,收益破亿的亮眼成绩。

但与此同时,短剧行业却越来越“卷”了。据行业内人士爆料,甚至有不同短剧相关工作人员因超级压榨的工作强度而猝死,一切的辅助人员都成为了“工具人”和“耗材”。

而短剧出海潮流应势爆火,与国内的短剧热相映成辉。

“我将在格鲁吉亚开机一个为期8天的项目。”Odungerl.B、Eternity X制片人敖敦格乐在霞光Talk中透露,“在行业里,8天拍99集很正常。”在短剧出海行业这已经算是“大项目”了,而更快的项目几乎在5天内就能拍摄结束。

到底是什么在汇聚短剧出海的新势能,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行业头部集中?

霞光talk短剧出海主题沙龙邀请到3位嘉宾,通过不同视角解读和分析行业经验,为我们拨开迷雾直触短剧出海的真实现状。

1 短剧出海:工业化流程到底有多重要?

2024年的短剧出海,正处于一个大浪淘沙的时代。

虽然在短剧出海行业一直都很“卷”,但今年和去年的“卷法”也大为不同。

如今,短剧出海,已经被国内短剧驯化成为高度产业集中化的模式。出海短剧也已成为更精品化、定制化的产品。

不仅工业化的拍摄流程非常震撼,且其制作方法都已有了“约定俗成”的套路,出海短剧剧本的成熟度,也远胜当初。

“大家最开始都是套国内的爆款,但今年看到的本子全部是original(原创的),非常多适应native speaker(符合本土化语境)的场景。”敖敦格乐说。

短剧刚开始出海时,她作为制作人还拿到过类似“小作文”式长篇大论、缺乏重点的剧本。

但到了现今,能拿到手的都已经是非常标准的影视化的剧本。其中包括专业的场景、现场调度、演员的表现等等内容的详细备注,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专业的影视编剧所产出。

“一看本子,马上这个剧本的脚本分解就做好了,几个场景是在楼里发生的,有几个场景是在车上拍的,有几个场景是在街道上拍的一目了然,当天就能匹配到海外的场景和演员。”

这些成熟的剧本,甚至连主打的观众人群都有着明确的对应:“一看就知道目标受众是什么,是十几岁的这个teenager(青少年),还是30几岁的这个housewife(家庭妇女)—— 受众非常精准”。

每一集的情绪调动,几乎都是非常规整的“三板斧”式的操作,重点是“把这个情绪的冲击力给到”。

“之前我们看剧本,看十个都不一定有这种水准。但是现在基本上丢过来的,十个本子里面差不多八个本子都是非常高水平的”。

同样,短剧出海的制作门槛,也越来越高了。

由于出海短剧平台需要大量新剧作为内容填充,大量生产团队在世界各地忙碌着。而出于成本、风险的分散的考虑,短剧制作水准也被分为了三六九等。

对于一般以“填库”为目的的作品,拍摄地则会放在国内。由此也催生了大量的所谓“横店欧美棚”。尤其是室内戏居多的短剧,对场景的要求相对较低,室内场景基本上都是团队自己搭建。

“我了解到有团队在广州租用了一栋空置别墅,聘请外籍演员搭建场景来拍摄。”关注网文短剧赛道的银弹投资负责人付鹏告诉霞光社,“海外拍摄成本要到15万-20万美金左右,而国内拍摄一部剧成本大概是60万人民币左右,只有海外拍摄成本的一半。”

对于“爆款”期望值较高的剧本,制作方基本会选择海外作为短剧拍摄地。

在海外拍摄地的选择上,“英语国家现在还是LA(Los Angeles,洛杉矶)为主,如果预算略微紧张,像格鲁吉亚这种英语国家,产业工人算是比较完善的。”敖敦格乐告诉霞光社,“如果成本再紧张一点,泰国也可以拍英语剧。”

“各家平台也都在尝试国内制作的海外自制剧,但现在市面上最终跑出来的爆款是国内自制剧的并不多。”九州文化海外事业部运营总监何泽曦告诉霞光社,虽然海外拍摄比国内拍摄的生产周期要长,成本也更高,但相对可控,拍摄质量也更高。

“在国内拍剧其实最大问题不是场景,而是演员。”他说,“真正的在华的外国演员,可能并不是演员出身而是以电商模特居多。”

从国人眼光来看,外国人都是金发碧眼。但拿到欧美市场,国内外籍演员的口音和长相都完全无法适应本地化需求。

此外,第一批出海短剧其实都是国内拍摄起步,这导致平台里的演员都是一些“熟悉的面孔”。

“我们的产能非常旺盛,基本上能达到专业演员拍戏程度的外籍演员,都已经拍过了一轮了,现在都不会再考虑用。”敖敦格乐说。

2 国内VS国外: 短剧出海的玩法逻辑完全不一样

所谓的“出海短剧的草莽时代”被认为早已结束,或者说从来就没有存在过。

“草台班子”在短剧出海中的“红利期”,去年中旬或许曾经短暂出现,但现在已经结束,留给此类野蛮玩家的窗口现在也已经越来越窄。

“小体量投入,在出海的这条赛道上基本上堵死了”。银弹投资CEO付鹏告诉霞光社。“我也接触到很多想要入局者,但在了解完大家的基本情况之后,大部分我基本采取劝退的态度。”

他认为短剧出海发展至今,尤其“打造出海短剧平台”,并不是小型团队可以轻松上马的任务。

短剧出海更“烧钱”,是因为其和国内短剧的玩法有着完全不一样的底层逻辑。

国内短剧整体上还是基于小程序生态,其实是一个非常现金流的生意 —— 投流首日如果达不到预期的高ROI,大多会被直接放弃再投入。

而海外大部分短剧模式还是以独立APP平台的逻辑来切入,所以收益也只能是长线的回本周期,完全无法用国内小程序“七天回本”的模型去套入。

除了回本周期更长,短剧出海制作的成本也会增加。

首先本子的打磨的时间周期就会长,需要有英语区生活背景的编剧,还要理解短剧的玩法节奏。其次,拍摄的时间也会更长,因为海外本土制作生产效率完全与中国剧组的拍摄效率无法相提并论。

可能在国内,一些小程序短剧还能快速回本,但考虑到海外平台税以及启动短剧平台的营收模式、短剧填库成本的差异等等,出海短剧平台APP式的机会,基本都是留给“正规军”的。

霞光社通过业内人士了解到,对于早期小体量的短剧“草莽从业者”们,也是一样的“九死一生”。

他们在黑暗中摸索,早期长期存在着大量的低效投流—— “几百万赔在投流的广告费上,客户留存率极低,根本跑不通。”

部分能够实现盈利和赚钱的小型玩家,尝试通过海外社交软件,“人推人”式的短剧推广之后,才通过社交玩法实现了流量“跑通”,赚到了第一桶金。

“我希望更多人知道,这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位从业者告诉霞光社,他在做海外短剧盈利后,已经准备快速撤出这一领域,回到长期盈利的主业中。

他认为,短剧出海玩家应该更加清醒,而不是沉迷于“割韭菜式的忽悠”。同时他也希望未来能“建立一个版权素材库”,使得行业能回到一种正常的业态。

“如果抱着赚一波快钱的心态,之前在某些区域有红利期,或者说内容特别好也有机会,但这不是海外短剧的常态。”九州文化海外事业部运营总监何泽曦也告诉霞光社。

从他的观察来看,想以“比较偷懒的短平快方式”来切入短剧市场难度很大,因为现在已经不是窗口期了。

“现在资本、平台、专业的制作方,都已经介入比较深。大家拼的还是专注度和专业度—— 包括花钱的效率、运营的效率、内容的精良程度,想躺赢难度比较大。”

“满大街大家都是缺优秀的作品,他们(做盗版翻拍的)不缺。”付鹏告诉霞光社,“但他们的流量,基本上都是一些垃圾量或者是尾量,胆儿大的玩家在海外可能也收获了一波,但是这不长久。”

敖敦格乐也认为,“基本上能做出海短剧的玩家,上了这个牌桌的人,肯定都是非常专业的。真的没有草莽的玩家。—— 主要是输不起,一个本子赔了那钱那就都是美金。”

在各大社交媒体上看到的短剧剧本盗版、翻拍、国内影片加英文字幕、AI换脸等等的玩法,在早期玩家中还偶有出现,但现在已接近尾声。

3 海外市场:钱还是要花在刀刃上

对于行业内的制作人来说,制作环节其实还相对容易,目前已进入流程化阶段。

而最终的核心竞争力,归根结底还是要落到优秀脚本和IP的储备上。也就是说,对于一部好的出海短剧,其核心价值还是在于故事。

“我们感受到最核心的,还是剧本。”敖敦格乐说。

“好的剧本决定的短剧最终成功与否,(影响力)至少有60%-70%。”何泽曦也说,“未来的短剧完全可以编剧中心制,好的编剧在九州的体系里收益真的很高。”

目前中国出海短剧,类型还大多集中在都市甜宠,即女性观众向的内容。哪怕英语区存在狼人、吸血鬼等题材,核心思路还是都市爱情,所谓的狼人、吸血鬼,只是角色身份设定上的差异。

而具体来看,哪怕都是女频的都市爱情的大类型下,欧美市场和东南亚市场的本地化套路模型也存在着差异性。

“受气小媳妇黑化归来这一类短剧,在东南亚很有市场,也有画面冲击感。但在欧美行不通,欧美对逆袭、特别卷的精神内核没有体感,他们可能更偏向于狗血有趣或是脑洞轻松的题材。”敖敦格乐说。

她基本在拿到剧本的时候,就能简单判断出这部剧有没有爆款潜质,以及剧情核心亮点和选角方向,这些也最终会影响未来投入市场后的投放重点:“钱还是要花在刀刃上的。”

未来重点的短剧营收还是集中在欧美市场。欧美成熟的付费的习惯和高客单价都非常有优势。

只有前期在内容、剧本和故事上做好了充分筛选,后续投放花钱才能有的放矢,把优势充分地放大,提高产出“爆款”的几率。

除了剧本之外,演员的选择也非常关键:“短剧这个行业非常吃演员,换一个男一号整个气质、调性,包括CP搭配效果完全不一样。真的是完全决定生死的,演员要是选不好就全白搭了。”

短剧出海行业,已步入了越来越规范化的“排座次时代”。

总体来看,2024年依然是国内短剧出海趋势持续扩大的一年,业内人士对于行业整体的规模和预期都比较乐观。在AIG高速发展的影响下,短剧的创新模式也在不断涌现,甚至电商产品植入出海短剧镜头等多种合作模式也已出现。

“2024年会有大型资本和更多头部玩家入局,能够跑出来前5-10名或许能达到千万级流水,甚至前几名能达到2000万-3000万的平均月流水水平。”何泽曦告诉霞光社。

短剧出海正在经历一场洗牌,马太效应越来越明显,制作产能也在逐步成熟,内容生态会由越来越专业的制作团队来呈现。坦白来讲,短剧出海入局者需要有小马过河的精神,短剧赛道越来越“卷”,需要自己躬身入局去试水深。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52电商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2xiazaiba.com/archives/10535

(0)
负债百万的头像负债百万
上一篇 2024年3月10日 上午10:03
下一篇 2024年3月10日 上午10:23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